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登录 | 立即注册 | 找回密码 换肤

日照社区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捷导航
开启左侧

为了忘却癌痛的行婚——酷爱的,那就是爱情!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2-27 13:3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癌来了,爱情走了。时日不多,遗憾却太多。
没踏遍祖国大好国土,没吃遍天下美食,尤其都没穿上婚纱当回新娘,怎能闭得上眼?
山东女孩陈舒燕不允许。她决定要在去天堂前,当一回新娘!方法是——征个癌友去“形婚”!
这,靠谱吗?真的会有人来应征么?
癌症女孩的末日狂欢:不妥新娘不瞑目
R8CRv44PQ88D1Hp8.jpg
“生命末路上,诚征一个未婚适龄男癌友,陪姐过一把当新娘的瘾。你,敢不敢来?”
2014年4月,一则特别的“征婚启事”在山东本地的微信朋侪圈中广为转发。25岁的陈舒燕皱眉喝下中药:“老天啊,您照旧早日收了我吧……”
陈舒燕1989年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秦楼街道,父母是平凡工人,她是家中独女。2011年,她从西安美术学院结业后回到日照,在滨海传媒有限公司做平面设计,并与她公司的摄像师张然相恋。
就在两人谈婚论嫁之际,2013年5月的一天,陈舒燕因腹痛连续不愈,在日照市人民医院查出恶性淋巴瘤晚期,医生说可能只有3年左右的生存期。“去他的3年,我要陪你至少30年!”男友张继然的豪言壮语,让她辞去工作,专心斗癌魔。
然而还没到3个月,张继然就扛不住压力,寂静离去。陈舒燕发短信骂他没有良心,叛逆爱情。张继然回她:“良心和爱情都是虚的,赤裸裸的现实才是实实在在的。”那天夜里,陈舒燕在朋侪圈写下一句话:“爱情已死,有事烧纸。”今后,陈舒燕不再那么畏惧治疗。她似乎变得很勇敢,大概说对生死看得很淡。医生频频叫她父母出去谈话,她都再没掉过一滴眼泪。
2013年底,陈舒燕到场了大学闺蜜小岚的婚礼。宿舍的4个姐妹除了她,小岚已经是最后一个嫁出去的了。陈舒燕嘴上骂她们坏蛋,却在小岚和她老公深深拥吻的那一刻,流下了滚滚热泪。
婚礼事后,姐妹们关切地问起陈舒燕的病情。“放心吧,我包管你们再见到我,到场的是我的婚礼,而不是葬礼!”陈舒燕没心没肺道。
那天夜里,陈舒燕做了一个梦。梦里,她穿上了一袭雪白的婚纱,挽着爸爸陈智的胳膊,走进一个露天草坪的婚礼现场。配景墙是粉白色的拱形蔷薇竖起的珠帘,座椅上搭着乳白色的纱巾,上面用大大的蝴蝶結,绑着由奶绿色的蔷薇和白色满天星搭配起来的小花束。宾朋满座,伴娘团一路撒下花瓣雨。一切美好得让人窒息,除了没有新郎……
醒来后,泪水沾湿了枕巾。陈舒燕突然觉得,有生之年,她必须要给自己一个有新郎的婚礼,否则就太对不起自己这来人间走一回了!
2014年3月的一天,陈舒燕告诉父母,她要征婚,而且要找个男癌友。妈妈刘英迟疑道:“你俩都是病人,今后到底谁照顾谁?”陈舒燕说,她绝不拖累人,康健人她果断不要。父母尊重了她。
4月初的这天深夜,陈舒燕将她精心写好的征婚启事发到了微信朋侪圈:“姐是恶性淋巴瘤晚期患者,医生说生存期约莫有3年吧,然后差不多已经已往了1年。所以,倒计时的日子里,没空伤春悲秋,姐要玩一票大的——给自己征个婚,穿一回婚纱,不给人生留遗憾……友情提示,正凡人勿扰,姐不想在你同情的眼光中走向天堂……”
一觉醒来,陈舒燕发现自己火了!她这条征婚启事被大量转发和批评,不停有人加她为挚友,但以鼓励和点赞居多。偶有应征的,陈舒燕开门见山:“实话实说,我想要的是‘形婚——有夫妻之名,无夫妻之实,你愿意吗?”是的,她一直很明白,只想找个人抱团取暖和,帮自己实现穿婚纱的心愿,至于爱情她绝不奢望。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两个月后,陈舒燕险些不抱希望了。她甚至想关闭朋侪圈,在最后的时光里图个寂静。这天中午,一个叫韩中磊的男孩突然加她为挚友,说他是济南的一名淋巴瘤患者,希望能应征。陈舒燕照例甩出“形婚”的说辞。没想到,对方秒回了三个字:“我愿意!”
走在红毯那一天,谢谢你我的相互玉成
MedDS20hi0kKh0eK.jpg
陈舒燕查问得知,韩中磊比她大2岁,家住济南历城区,父母是企业平凡员工。7年前,他从济南大学结业后,成为济南赛博数码广场的软件工程师。3年前,他查出淋巴瘤,之后辞去工作,一直在齐鲁医院放化疗。如今,他病情稳定,就在家里休养,平常靠接些编程的活儿来养活自己。
陈舒燕问他,为何要来应征?“同是天涯沦落人呗!我也想抱团取暖和,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一道步伐,仅此而已。”韩中磊说得云淡风轻。
陈舒燕似乎听出了一种淡淡的哀伤,又问他,作为应征者,他有什么优势?韩中磊说他作为资深患者,可以给她提供“前车可鉴”。陈舒燕莫名被戳中笑点,又问:“那你收咨询费吗?”韩中磊若有其事地回她:“意思一下,收点掩护费就行。”
韩中磊让陈舒燕有种莫名的密切感。那些天,两人一直聊着。韩中磊关心地问她的病情,嘱咐她少熬夜,多休息。“你怎么知道我熬夜?”陈舒燕很希奇。“我重新到尾翻了一遍你的朋侪圈……”韩中磊答复。陈舒燕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暖流。
7月,两人相约晤面。在日照市区的灯塔广场,陈舒燕远远看到一个戴口罩的男孩,冲自己挥了挥手,径直走来。晤面第一件事,两人互验了身份证。
在一家咖啡馆,韩中磊摘下口罩,露出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庞。陈舒燕的心怦怦跳了一下,问他怎么脸一点没肿?“你是担心我是骗子吗?”韩中磊笑言。“切,我担心?关键是你能骗到我啥呢?要财没财,要色没色!”说着,陈舒燕也摘下口罩,露出她那张因化疗而浮肿变形的脸来。
“你长得很可爱呀!我现在是病情缓解期,加上我以前很少生病,体质算不错,所以规复得还行。这个解释,你满意吗?”韩中磊说。陈舒燕不平气,说让他等着她这个高颜值女神浴血重生!
聊到正题,陈舒燕问他,真愿意跟她“形婚”?韩中磊说是。“哪天我死了,你就成‘丧偶了,而你事实上根本没真正享受过婚姻……”陈舒燕说得自己都摇了摇头。“我没想那么多,也不消想那么多。我只想当一回新郎,也让你做一次光明正大的新娘,就那么简朴!”韩中磊的话,铿锵有力。
陈舒燕刚强了决心。第二天,她带着韩中磊回了家。父母对韩中磊印象不错,妈妈刘英反复问陈舒燕,是否已考虑清晰?陈舒燕重重所在头。
一周后,韩中磊也带陈舒燕回到济南家中。在韩家,韩父韩母话不多,对她客气但并不热络,给陈舒燕的感觉淡淡的,又似乎怪怪的。韩中磊解释说他父母个性如此,还说自己从小到多数很有主见,父母开明,一直尊重他的选择,包罗这次。两人很快敲定婚礼事宜,并商量好婚后住在陈家,以方便陈舒燕日常治疗。在此之前,陈舒燕拟下一纸特殊的“附加约定”:婚后AA制生活;双方无须对相互日后的治疗及费用负责;日后一方去世,另一方可马上离开,不必为对方的父母尽责任。“这样,我就不会拖累你啦!”陈舒燕满意地说。韩中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随后具名画押。
2014年七夕,日照市银河公园。一场温馨而特别的草坪婚礼,拉开帷幕,一切像极了陈舒燕梦中的场景。她身着一袭雪白镶钻的婚纱,头纱被风微微吹起,梦幻得仿佛童话。在全场宾朋注目下,韩中磊牵起她的手,为她戴上婚戒:“谢谢你成为我最美的新娘……”陈舒燕热泪盈眶地说,她也是。
当晚,面对崭新的婚床,陈舒燕为岂非:“咱划条三八线吧……”韩中磊呵呵一笑:“要不要再放杯水啊?”陈舒燕满脸通红。这时,韩中磊搬出行李箱,拿出他以前当驴友时用过的行军装备,三下两下铺成一张小床。看着陈舒燕惊奇的神情,他撇撇嘴说:“不是嫌弃你啊。你懂的。晚安!”
这一夜,陈舒燕兴奋而又紧张。凌晨起夜时,她看到韩中磊身上的薄被滑落在地,下意识地帮他重新盖好。韩中磊立刻坐起家:“燕子,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吗?”被他那么密切地称谓,陈舒燕红着脸说:“没事,就是辛苦你了。”韩中磊缓过神来,说:“快睡吧。要是不舒服,就随时喊我……”
拜拜吧“形婚”:酷爱的,那就是爱情
k2729LIzHWLHt22e.jpg
那次以后,韩中磊改口称陈舒燕为“燕子”。陈舒燕叫他唐僧,因为他整天念叨着让陈舒燕共同治疗,按时服药,遵守作息。“每天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这是夕阳红啊?”陈舒燕很不满。“燕子,等你能熬到老年再说吧!”韩中磊故意说。但韩中磊对自己就太马虎了。婚后,陈舒燕频频提出,要带他去医院复查身体,都被他婉拒,说他心里有数,会找时间去齐鲁医院查抄。
为让陈舒燕增强锻炼,韩中磊邀约她夜跑,见她面露难色,还激将她说“跑不动就算了”。陈舒燕立即应战。结果那天晚上,陈舒燕竟把韩中磊落在了背面。“我小时候上过体校,大学时是体育委员,你不知道吧?”陈舒燕自得洋洋道。
见陈舒燕脸色稍黄,韩中磊问她,是不是体力透支了?她欠好意思道:“还真有点在你面前逞强的意思。”韩中磊扶她坐下时,看到她胳膊上的一个个针眼,心疼道:“当病人吃了许多苦吧?”陈舒燕看他像看怪物:“搞得似乎你不是一样?”韩中磊忙说:“你想喝什么?我请你,这次不消你AA!”
9月下旬,韩中磊回济南服务。他在微信上告知陈舒燕,他去齐鲁医院复查,外周血指标和骨穿陈诉结果都很正常。陈舒燕放下心来。这天晚上,陈舒燕在大床上看书,韩中磊在小床上先睡着了。睡熟中的韩中磊翻了一个身,露出了背后的髂骨。这是骨髓穿刺的位置,陈舒燕本想看他的创口有没有规复,可她发现,根本就没有创口的陈迹!她下床轻轻地把他的背心往上掀开,依旧没有任何创口。——也就是说,他根本没做过骨穿查抄,可他为何要撒这个谎呢?
天蒙蒙亮时,韩中磊醒来,见陈舒燕靠坐在床上,连忙起家摸她的额头:“怎么了?没发烧呀?”陈舒燕紧盯着他说:“我要看你这次的骨穿陈诉,纸质的。”韩中磊脸色微变,说忘带返来了。“所以,你根本就没病,是吗?耍我,是吗?同情我,是吗?”陈舒燕步步紧逼道。韩中磊结结巴巴地说:“燕子,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
原来,韩中磊曾有个两小无猜的初恋,女孩叫魏雪艳。两人爱得很深,还曾筹划在韩中磊25岁那年结婚。3年前,魏雪艳被查出恶性淋巴瘤,也是晚期。韩家父母知道后,要求韩中磊分手。韩中磊硬扛着,说一定要让她按筹划穿上婚纱,魏雪艳满心等待。然而,面对母亲的以死相逼,韩中磊决定让女友再等一等,他要用时间来说服父母。
2013年底,魏雪艳因突发多种并发症,猝然去世。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不恨他。我只是很遗憾,这辈子我终究没有穿上过婚纱……”
女友去世后,韩中磊辞去工作,日子过得昏天暗地。父母见他如此颓废,也无比懊悔。随着时间流逝,韩中磊稍微平复了心境,开始在家接活儿做。但每次经过婚纱店时,他会流连忘返好久,想象着女友穿上婚纱的样子,眼泪不自觉就掉下来。
厥后,朋侪圈转发的那则征婚启事,触动了他的心弦,让他鬼使神差地加了陈舒燕。翻看她的朋侪圈,他发现她字里行间虽到处是戏谑的语氣,却布满着绝望的感情。他立刻想到了死去的女友,第一反应是,这世间不能又多一个遗憾终生的女孩,所以他要应征。由于担心开口就被拒绝,他把自己伪装成了癌友。厥后还说服本就心怀愧疚的父母共同他,今后开始了他的“形婚”之路……
陈舒燕理屈词穷。“我知道了,此‘燕子非彼‘艳子,你实在一直把我当成了她的替代品,对吧?”她突然反应过来。“没有!非说有的话,大概开始时有一点,我希望能借着你,走完当年我没能陪她走完的路……但厥后,我是真的心疼你……”韩中磊的话没说完,就被陈舒燕打断了。“你走吧!”陈舒燕黯然道。韩中磊连连摆手,但她双眼紧闭:“请给我留一点可怜的自尊,好吗?”此情此景下,韩中磊只好先行离开。
之后,陈舒燕将一切告知父母。父母嘘唏之余,说他们觉得韩中磊对她并不完满是利用或同情,他们有感受到他的真心。陈舒燕摇了摇头。
2014年11月的一天,陈舒燕由于病情突然反复,被紧急送往日照市人民医院。一路模糊中,陈舒燕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谁人身影还一直紧紧握着自己的手,直到自己被推进了抢救室。再次醒来时,陈舒燕唏嘘自己又闯过了一道鬼门关,还“埋怨”起爸爸在送她进抢救室前,把她的手都给握疼了。“爸,你照旧个大男子呢,至于紧张成那样吗?”她嗔怪道。爸爸陈智说:“那人不是我。那人守了一天一夜,现在还在外面呢!”陈舒燕的心猛地跳了一下。她这才知道,实在韩中磊一直通过父母掌握着自己的环境,而当得知她突发危险时,立刻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。
陈舒燕在妈妈刘英的搀扶下走出病房,果然发现韩中磊正坐在走廊长凳上打瞌睡。“不要命了,一天一夜不睡觉!”她拍醒了韩中磊。“你怎么下床了?你这才好一点,药吃了没呀?”韩中磊念叨着。陈舒燕捂住耳朵:妈呀,唐僧念佛又来了!就这样,韩中磊留下来照顾陈舒燕。他告诉陈舒燕,他早已在跟她的打仗来往中,走出了已往的阴影,如今,他只把她当陈舒燕,而不是其他任何人!今后,在韩中磊的贴身伴随下,陈舒燕斗志昂扬,随时摆出了一副分分钟KO癌魔的姿态。
2015年元旦,陈舒燕出院了。这天回抵家,韩中磊突然单膝跪地:“燕子,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,求你当我韩中磊真真正正的老婆,让我陪你走完这一辈子,好吗?”看着韩中磊一本正经的样子,陈舒燕憋出了内伤:“有你这样敷衍的吗?连戒指都没有!之前结婚那枚,属于已往,不算!”韩中磊灵机一动,折了一枚纸戒指,笑着给她戴上。这一天,也成了两人真正婚姻生活的开始。今后,夫妻俩携手同行,坦诚相待。面对韩中磊细到极致的关心,陈舒燕时刻活在甜蜜之中。而陈舒燕的淘气、刚强,也成了韩中磊生命里的暖阳。
2015年10月,韩中磊取出他多年攒下的10万元积贮,双方父母各给了他10万元,他又找亲戚朋侪借了10多万元,共筹款40万,为陈舒燕在空军总医院申请进行异基因干细胞移植手术。
幸运的是,陈舒燕很快在中华骨髓库配型乐成。11月3日,她乐成进行了移植手术。12月6日,她各项指标良好,新骨髓被确认植活,顺利走出了无菌舱。她和韩中磊紧紧相拥,韩中磊哽咽着说:“我现在最想说,希望我们白头偕老。”陈舒燕撇撇嘴:“还能再老土点不?不外,我喜欢!”
2016年7月,陈舒燕有身了。在日照市人民医院,医生说她的身体环境暂时不适合生产,韩中磊立即说不要孩子。陈舒燕反对道:“你帮我完成了人生的一个重要阶段,我也要为你完成人生的另一个重要阶段,这孩子必须要!我包管照顾好自己!”见老婆眼光刚强,韩中磊红着眼眶允许了她。
2017年4月5日,女儿娣娣在日照市妇幼保健院顺利诞生。抱着怀中的小肉球,韩中磊感慨万千,说多亏陈舒燕当年那场“形婚”的创意。陈舒燕笑说:“我更要谢谢你,让我又相信了爱情……”


上一篇:有小轿车的朋侪注意了:美女离开车子仅几分钟车里的包没了……
下一篇:最具男友力的5位明星,tfboys霸占两个名额,最后一位是霸道总裁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 
 
业务咨询
站长在线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日照兼职群:
日照兼职交流平台
电脑维修群:
电脑维修</span></div></td>
</tr>
<tr>
          <td height=
工作时间:
8:00-18:00
客服热线:
15506335998
官方微信扫一扫

Copyright © 2001-2017 Discuz!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864号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日照论坛|日照社区|唠嗑网|日照社区_日照新闻门户网_日照论坛